央视之后又登报?广州日报惊现EDG明凯专题报道

  ]在被CCTV采访后,明凯又一次走进了大众的视野中。这次,广州日报“今日人物”栏目对他进行了专题报道。

  8月16日,广州日报“今日人物”板块,我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EDG的厂长在近日接受了广州日报的采访。

  早在6月时,厂长和Meiko就接受过CCTV的采访,并讲述了自己对于电竞行业和职业生涯的看法。

  9月至11月,《英雄联盟》全球总决赛将首次在中国举行。这是全球观看人数最多的电竞赛事,在此前的6届比赛中,中国皆无缘冠军。若说还有哪支战队有希望代表中国获得这次总决赛的冠军,广州EDG电子竞技俱乐部旗下的EDG战队绝对是其中一支。

  24岁的明凯是EDG战队里的老将,如今和他有相同资历且尚在服役的职业电竞选手,中国赛区找不出三个人。他年龄不大,却已服役5年,是目前中国唯一一位两夺《英雄联盟》世界级赛事冠军的选手。

  但三次止步于世界总决赛八强,却让明凯陷入一片“求退役”的嘲讽声中。面对质疑和强敌,明凯并未退缩,他只希望自己,坚持下去,再坚持下去,直到拿到世界总冠军。

  见到明凯时,他刚起床,前一天的比赛和晚上的持续拍摄让他一直睡到了下午。这个1993年出生的武汉男孩,脸上的婴儿肥尚未完全褪去,长期的高强度训练让他精神紧绷,面上少有笑意。

  这已是明凯职业生涯的第五年,五年对于别的职业来说并不算长,对于电竞行业来说已是选手职业生涯的末尾,大部分人并不能扛住年复一年的单调训练。

  运动,在职业竞技选手中并不流行,他们更多的习惯于长时间坐在电脑前面。但明凯热爱做操,兴起时他还会去跑跑步。他看过太多职业竞技选手年纪轻轻便有腰间盘突出、颈椎病、手腕肌腱磨损等症状,因此格外爱惜身体。

  在俱乐部吃过中饭,下午两点,明凯和队友便开始了训练赛。《英雄联盟》是5对5的游戏,团队协作尤为重要。一直到晚上十点,明凯需要和队友一起进行训练赛,十点之后,他们可以个人自由训练,训练时间不限。通常,明凯会训练到凌晨两点之后,他要保证自己每天12小时的训练量。

  总决赛决战在即,EDG首先得在国内的一众战队中脱颖而出。但这并不会给明凯带来多大压力,国内各类赛事冠军的数量已多到让他记不清。

  但每次和国内战队打完一场后,他们仍会聚在一起反思、讨论战术,胜负心极强的明凯如今在输掉了比赛后不再苛责队友,甚至会主动去安慰比赛中出现失误的队友。少有的休息时间里他也不愿出门,生活里除了队友便是训练,但明凯不觉枯燥,除了赢比赛之外他并无其他欲望,恋爱、吃喝玩乐似乎离他很遥远。

  年少时的明凯确实很“狂”,出生于武汉的他是家里的独生子女,小时候成绩尚可,除了乒乓球之外,尤为偏爱游戏。高中毕业后在朋友推荐下明凯开始接触《英雄联盟》,半年时间明凯便打到了国服第一。

  随后,明凯开始动起了成为职业选手的念头,父母一开始并不支持他玩游戏,但他们觉得儿子出去闯闯也是好事。几经周折后,2012年8月,19岁的明凯就此加入了《英雄联盟》WE战队,彼时,在国内WE战队如日中天。

  甫一加入WE战队,明凯便迎来了他的第一次世界总决赛,WE不敌欧洲某战队后止步八强,但不久,战队迅速的拿下了另一场世界赛事的冠军,让明凯和队友们欢呼雀跃。

  明凯有些膨胀,这份膨胀甚至让年轻的他开始轻敌。2013年,在《英雄联盟》全明星赛之前,在队里主打打野位置的明凯放言,“我会在这个舞台上证明谁才是世界第一打野。”他确实证明了,然而却不是他,是与WE对战的韩国打野选手insec。在那场比赛中,明凯被完爆,WE战队战败。“谁才是世界第一打野”迅速成为网友们心照不宣的笑料。

  还未尝经历过大挫折的明凯开始沉寂下来,他慢慢开始明白,小小的冠军带来的荣耀只是一时的,而从高处跌落的疼痛却会留存许久。随后明凯去了刚成立不久的广州EDG电竞俱乐部。非正常转会的他又多了一个外号“叛徒”。

  “叛徒”也好,被打脸也罢,20岁的明凯学着努力消化负面情绪。“做到最好”成了明凯的执念,而来到EDG之后,明凯彻底摒除了杂念。这支年轻的战队在国内几乎所向披靡,也再次取得了第四届全球总决赛的参赛资格,然而,这一次,他们再次止步八强。“止步八强”成了一个魔咒,2015年,尽管EDG曾在冠军邀请赛中打败韩国“电竞霸主”SKT战队,这也是明凯的第二个世界冠军。但在随后的第五届全球总决赛中,他们败于欧洲战队再次止步八强。

  尽管如今明凯能想出很多理由来解释接连两年的失败,队员生病、队伍调整致使五个人没有很好的默契,大家状态不好等。但所有人都明白,最大的问题还是团队的实力差距。韩国的SKT战队,在仅有的6次世界总决赛中拿到了三次冠军,这支老牌电竞战队曾一度让许多中国战队闻风丧胆。

  实力的差距、战术的差距让EDG开始引进韩国队员和教练。如今,明凯队里有两名韩国队员,两名教练也都是韩国人。最初引进韩国队员时,明凯有些不习惯,简单的英语并不足以传达队员全部的想法,语言障碍引起了沟通上的误会,进而导致失误。

  但韩国队员确实给了明凯不少启发,韩国人更为服从教练指挥,俱乐部氛围更为严肃、认真。而中国战队则更为开放,不服从俱乐部管教的比比皆是,韩国队员的到来让明凯对自己的要求更为严格。

  然而,2016年,EDG仍然横扫国内强队登顶冠军,却仍在全球总决赛中惜败韩国战队,无缘四强。

  一次次的失败让粉丝们仅存的美好印象开始破灭,人们对于中国赛区不能登顶世界之巅的不甘和遗憾,全部化作了怒火扑向明凯。

  明凯并不是没想过退役,2016年打完比赛之后,明凯回家休息了两个月。第一个月,他想,为什么要这么为难自己呢?他曾经的队友,曾经的敌人如今都已退役,他们做直播、做教练、做解说,哪一样都比打职业赛来得轻松,也不比职业选手收入低。最重要的是,人们不会研究他们的每一次失误,进而将他们钉在“耻辱柱”上。

  第二个月,明凯开始去看评论。他发现,大浪淘沙,仍有许多粉丝为他的梦想所感动。明凯决定坚持下去,打了五年职业,他也在为粉丝而改变,“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正能量、坚持拼搏的人,因为我发现自己会影响到很多人。”

  明凯并不建议亲戚的孩子去打职业,他希望他们做好正事之余再玩游戏,“打职业和普通的玩游戏有很大差别,首先打职业需要天赋,起码要达到王者段位。”王者段位,一千万人里只有两百人能达到。

  即使拿到了职业选手的入场券,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才呢能爬上金字塔的塔尖,塔底的人生存状况并不好。为了训练,有时明凯觉得对游戏已经失去了乐趣,他不得不一遍遍训练自己并不喜爱的游戏角色。

  如今明凯的同学们都已上大学、开始工作,偶尔,明凯也会为自己没能选择的这种生活而遗憾,他也会想要过更为平淡的生活。但心中的冠军梦让他决定逆风而上,他相信,自己的个人实力并没有问题,他拿过的冠军数量接近30个,在国内无人可出其右,即使放在世界范围内也是顶尖选手。

  无论是在2013年和2016年的低谷期还是现在,他的心情都一样,他只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,拿到想要的冠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