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报亭:正在消失的街头“文化记忆

  1月16日南国今报官方微信发布消息:根据柳州市政府规划管理要求,2018年不再批复书报亭占道经营许可证。这意味着柳州上百个书报亭将面临“退休”。连日来,随着柳州街头书报亭陆续开始拆除,陪伴柳州人20多年的这道“城市文化风景线

  “大病医保的新政策对贫困人口来说是件好事。”1月17日上午9时30分左右,一名60多岁的大爷在柳州市人民医院大门前的书报亭买了一份《南国今报》,看到头版有关于大病医保的内容后,正在医院住院的大爷颇有感慨,从报架下抽出一张凳子就坐下来和书报亭里卖报纸的甘女士聊起来。

  在连塘路金惠大厦前经营书报亭的梁师傅今年54岁,只有4平方米的书报亭里,他已经坚守了近15年。虽然从1月1日起,邮政公司已经不再为其送报刊和杂志,但是他仍坚守在书报亭里,处理着这个即将被拆除的书报亭的尾货,陪伴书报亭这个“老友”走完最后一程。

  和梁师傅一样陷入彷徨的,还有在八一路小广场经营报刊生意的蔡女士。今年60多岁的蔡女士和丈夫、儿子一起靠经营两个报刊亭营生,一家人开了多年书报亭,也认识了很多老朋友。蔡女士说,她有不少固定“客户”,有喜欢漫画绘本的学生,有喜欢政治军事的青年,有喜欢健康养生的老人,如今还没来得及说再见,报刊亭可能就要拆掉消失了。

  梁师傅和蔡女士也承认,现在自己的收入主要来自饮料,而这一点也让柳州书报亭的生存受到很大争议。不过,有报刊阅读习惯的市民,却并不介意书报亭卖点饮料维持生存。有着多年阅读习惯的市民张洁甚至认为,书报亭可以售卖些具有柳州气息的特产,比如袋装螺蛳粉、牛腊巴、云片糕等。“应该去规范它、提升它,不能一拆了之。”张洁说。

  “要一瓶水,可以扫码支付吗?”前来买水的年轻人不等答复就直接掏出手机,似乎确信在书报亭也可以用手机支付。果然,甘女士拿出一张支付宝二维码,年轻人扫一扫就完成了支付。

  李语萌说,当年的青春读物也很受欢迎,《花溪》、《花火》、《最小说》等畅销杂志几乎在全班女生之间传看,“《读者》、《青春文摘》、《意林》之类的文摘类杂志,为了写作文也会买来看。”虽然满怀不舍,但她也承认,现在的确很少看纸质的书籍了,更别说在书报亭上买报纸买杂志,“网上五花八门的消息多得看不完,各种书籍几乎也都有了电子版,就连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也会在手机上下载免费的电子书了,买书报的人就越来越少。”

  锦绣路的书报亭被拆掉前,覃秀珍喜欢买《南国今报》、《柳州晚报》、《故事会》、《知音》、《读者》……当看到昔日的书报亭消失在街头后,伴随了她近20年时光读书看报的习惯,不得不变了。“书报亭没了,我早上买不到报纸杂志,吃粉时总感觉少了点味道。”

  覃秀珍还得意地告诉记者说,她前一份工作就是在今报上看到了一则招聘广告而找到的,“那时候今报上刊登了一份餐厅招募管理人员的广告,要求有从业经验。那时候我刚好在一家餐馆做了两三年,急需新的平台历练自己。看到广告后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去应聘,没想到竟然被录用了。之后在那家酒店做了五六年的管理,也正因为有了这份工作,我的职务一层层得到提高,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