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圈标准高 车站如厕难

  很多年前人们就发现一个有意思的“厕所效应”: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能从它公共厕所的卫生程度得出,厕所越干净,城市越发达。尽管这个效应目前缺乏理论因果论证,但毋庸置疑,小小的厕所,不仅关乎市民的生活体验,还折射出一座城市的涵养与文明。连日来,南方日报记者在广州、深圳、佛山、东莞、珠海等珠三角经济较发达地区的城市商圈、客运站、公园等走访发现,这些城市的公共厕所普遍硬件设施完善、卫生条件较好,且充分考虑人性化需求,设计上也较有艺术感。但是部分地区也存在公厕数量不足、标识指示不够清晰、厕所使用不方便等问题。

  舒缓的音乐、清新的气味、波浪形的门……走进广州天河区太古汇商场的洗手间,首先让顾客感受到的是高端时尚的如厕环境,尤其是厕所内的各种细节:隔间空间十分宽敞、厕所内自动感应洗手液、手纸、便纸等一应俱全,专人负责到位,干净整洁不在话下。

  在太古汇商场M层,记者遇到了刚从商场洗手间中出来、推着婴儿车的张女士。由于经常出国,张女士体验过世界各地的洗手间,在她看来,太古汇的环境完全可以和国外很多城市的洗手间媲美。

  在广州、深圳、佛山、东莞、珠海等地,大多商圈、公园的卫生间,不仅设施完善,而且有专人负责管理到位,环境较为干净卫生。部分商场的洗手间内,还配备了按压式清洁剂和一次性垫纸供顾客使用。

  “我们这的厕所没得说”,说起村里的公厕,家住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黄田村的王先生忍不住连连称赞,在黄田村内一共有两个公厕,近年经过改造后环境大变,不仅变得干净卫生,设施也都配备齐全。

  记者走访发现,在黄田村的两个公厕内,不仅所有用具都整齐归置在指定区域,而且厕所内十分干净,没有任何积水。在公厕门口的显眼位置上,张贴着星级公厕创建标准,从一星级到五星级,条款清晰可见。同时,保洁员、保洁单位信息以及投诉电话都有公示。

  在记者走访的众多珠三角公厕中,不仅有一些拥有“高颜值”,还有一些公厕的细节设计贴心,比如增设了母婴室、第三洗手间或加大女性厕位比例,富有人情味。除了大的

  硬件设施,一些小的细节也能反映设计理念的人性化。例如深圳西湾公园二期的公厕,为了方便市民放置手机等小物件,每个隔间都装了一个收纳台。

  绿植环绕,青砖灰瓦……在珠三角各地,不少公厕都经过精心设计,有独特的建筑风格。例如在佛山禅城区,不少公厕就多采用岭南风格的建筑设计。

  “真没想到公厕能这么漂亮”,在禅城区体育路的公厕外,从外地来佛山出差的张先生刚刚使用完洗手间。张先生说,这里的公厕不仅满足了使用需求,而且岭南风格的设计让公厕与周围环境十分匹配。

  同样,在深圳,不少公厕都进行了精心布置。深圳西湾公园一期洗手间在公园草坪的一侧,古典园林式风格的建筑,加上被绿色的立体植被装饰的外墙,使之与公园青青草色融为一体。而在深圳西湾公园二期,一共有3间新建公厕,均采用了仿古建筑的风格。

  “要不是标识,真不敢相信这里就是洗手间”,来深圳两年的市民王先生说,“第一次看到西湾公园的公厕,还以为是别墅呢”。

  记者走访发现,深圳大多公厕,所有的“温馨提示”和厕所标识均使用了绿色字体,而公厕内洗手池的大理石台面上大多还摆放着绿萝,为厕所增添一丝绿意。

  火车站、汽车客运站等交通枢纽的卫生间,代表着人们对于一个城市厕所的最初印象。然而由于人流量大、设施简陋等原因,长期以来“脏乱差”成了车站卫生间的代名词。记者走访发现,广州、深圳、佛山等地车站卫生间的设施条件这几年来虽有所好转,但还远未达到让旅客舒适如厕的地步。

  在广州东站汽车客运站,从东莞坐大巴来广州的赵小姐在上卫生间时遇到了麻烦:她随身携带者大件行李,进卫生间十分不方便,“这里的卫生间隔间比其他地方的还要小一点,背着包进都进不了,

  除了隔间狭小,卫生间的软硬件设施也经常被过往的乘客们“吐槽”。记者在走访广州天河客运站、广州东站汽车客运站、深圳沙井汽车站时发现,不少卫生间的隔间已经无法使用,有的被贴上维修的标志,有的直接变成了堆放洁具杂物间。

  “很多设施都坏了几个月了,报告上去也没人去修。”在天河客运站的卫生间门口,一名清洁人员对记者说。此外,天河客运站专门设置的残疾人卫生间,如今也已经“闭门谢客”。“一般也不会有残疾人过来,所以我们都不在意。”上述清洁工说。更让记者哭笑不得的是,残疾人卫生间中用来救急的警铃,已经变成了清洁人员的把风工具,“有人过来检查卫生时,我们就按响它”。

  记者多日走访观察发现,缺乏明显的标识和指引,是目前珠三角一些区域内公厕存在的普遍现象,一些标识仅设置在距离公厕约10米的范围内,而且标识太小,让人难以发现。

  比如在12月10日的广州海珠湖公园,暖冬初照,波光粼粼,游人如织。问及周末游园体验,游客们都竖起了大拇指,但不少人也抱怨“公厕使用不方便”。

  记者走访后发现,占地约2000亩的海珠湖公园共有4个公厕,其中一个公厕位于北广场的出口处,公园内的3个公厕之间,步行时间平均需要20分钟。在当日下午2时左右,记者看到,园内所有公厕门前都排起了队,女厕的排队情况比较严重,队伍从门口一直延伸到湖边的小路上。

  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深圳西湾公园。据负责公园一期公厕的廖经理介绍,每逢周末都会有将近4万人前来游玩,“高峰的时候厕所也会出现排队的现象。”廖经理说,“一期的厕所是2015年修建的,当初修建的时候对人流量没有估计,游客一多就手忙脚乱。”

  除了火车站客运站如厕不方便、节假日景区公厕经常排长龙之外,不少市民也向记者反映,在银行排队办事时如果遇上“三急”就只能“强忍”。在建设银行广州金穗路支行排队办理业务的市民陈先生说,该银行周围多是住宅小区,周边没有公厕,每次来办事最怕就是排队的时候内急,“走了又怕错过叫号,不走又实在憋得难受”。

  据了解,“银行厕所难觅”的情况普遍存在。对此,业内人士表示,银行不对外开放洗手间,主要是考虑到安全因素,会增加银行的安保压力。